吴晟盼放下纷扰 新作透露斯土斯民的爱与伤

吴晟盼放下纷扰 新作透露斯土斯民的爱与伤

集结吴晟从 21 世纪开始后所作的散文集「我的爱恋 我的忧伤」出版,透露对土地的真挚情怀。吴晟受访表示,经过近日纷扰,只盼放下,回归他传达关爱土地的梦想。

吴晟最新散文集「我的爱恋 我的忧伤」是 21 世纪开始后所作散文,首度集结成册,分为三卷,延续长年来认同母土,关心农村、社会的主题及真挚情怀。出版散文的洪範书店今天举办读者分享会,让吴晟向读者诉说近年书写的心路历程。

面对这些年的社会纷乱与政治风雨,吴晟有着许多複杂的心情感受,对台湾这块土地上的人事物,他解释说,「我的爱恋有多深,忧伤就有多深。」

吴晟接受中央社访问时表示,他对台湾这块土地的观念、思想跟情感,都是从童年延续到现在,一直不断累积下来的,透过书写把心情跟体会表达出来。

其中两篇文章「失栽培」、「零用钱」,让吴晟近日受到一些不同的读者与媒体非议。他也回应,身旁的意见与想法嘈杂,让他没办法静下来书写,但仍认真地把事件发生以来,遭受非议的心路历程整理、书写出来,目前已完成 2 / 3 。他说,「书出来后,觉得就可以放下。」

这些嘈杂让他对近日发生的事情更有感触,年纪已逾七旬的他解释,之前参加两个同学会,一个是国小、一个是屏东农专的五专同学会。他发现,国小同学里同届 60 几个人已过世 26 个,这些同侪大多从农事或是基层劳工,而五专同学里,大概 30 、 40 个只有 3 个过世,这些则多是教书或是公职。

在「失栽培」里讨论年金改革议题,是从这样的对比里,吴晟认为,自己相对是幸运的,从农、工阶级的辛苦,镇日为生活担忧,健康可能不佳,自然衍生出同理心。

吴晟解释,自己从事教职,但家里务农,从小就去晒稻、缴穀做公粮抵田赋,能体会庄稼人的辛劳,更因自己长大后教书,也能体会公教人员的清苦。所以,两个身分他都体会过,是自身经验出发,认为很「好命」。

「零用钱」篇章,他则回想贫苦童年,最常跟母亲讲的就是「一角给我(台语)」,即便每天讲但一学期也没几次成功,但只要拿到就让他喜出望外。养成后来长大成人懂得给予,见到境况不好的亲朋好友,更愿意以好客的心态款待他们。

套用到现在社会,社会价值给予人民的标籤彷彿只剩「拚经济」,却如紧箍咒般套住台湾的进步成长,似乎生态平衡、环境污染、土地永续是,台湾整个社会只剩「顾肚子要紧」。

吴晟语重心长说,台湾人似乎在追逐利益下,放任对土地的漠视、破坏。可以花很多钱去外国看别人维持好的美丽景色,却不愿意花钱在保护自己土地与环境,难道台湾自然环境不美,或海边、海岸、海景比不过其他国家。

讨论到台湾价值观的议题,吴晟说,归结到人民没有历史感、也没有未来感,用「现有现好」的心态只要「现捞」文化,只追逐当下的好处,却不懂得考虑未来、替将来思考。

至于未来的书写,吴晟说,待放下了纷扰,对外釐清这些遭受冲击的过程,他还是要回到这本散文提到的「我的梦想」,对土地多点爱恋、少点忧伤,回到单纯的关怀。

洪範书店主编叶云平说,原本这本书的名字是取卷二的名「乡间子弟乡间老」,第二版只留「乡间子弟」,最后想到吴晟老师书写是融合了对土地人事物的爱怨交织,他永远爱恋之至,所以忧伤。最后吴晟取了其中一篇「我的爱恋、我的忧伤、我的梦想」,也留下这本散文集的隐题「我的梦想」。

叶云平解释,对于吴晟土地因为爱的越多,才会伴随伤心,在看完整本书之后,也才能懂「我的梦想」就是吴晟对于这片地的癡情。如他书里「我的梦想,就在我们生于斯、长于斯的故乡。」

1944 年生的吴晟,本名吴胜雄,台湾彰化人,屏东农业专科学校畜牧科毕业;任教彰化溪洲国中生物科,退休后专事耕读。曾以诗人身分应邀美国爱荷华大学「国际作家工作坊」(Iowa Writers’ Workshop),为访问作家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