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晟称许悔之 「水火同源激昂又温柔」

吴晟称许悔之 「水火同源激昂又温柔」

「诗人‧书人‧抄经人:许悔之诗文创作暨手墨展」今天开幕,诗人吴晟回忆反国光石化运动时,许悔之协助出版「溼地.石化.岛屿想像」,是幕后功臣之一,「激昂又温柔的他是水火同源的诗人。」

展览开幕式下午在台北市纪州庵古蹟举行,邀请吴晟等人参与座谈。以诗踏入文坛,18 岁时就与诗人陈去飞、罗任玲组成「地平线诗社」的许悔之说,诗人、书人、抄经人分别代表不同人生阶段的自己,「我一生迷念文字,诗则让我辨识自己在世上的定位。」

吴晟表示,30 多年前,他编辑诗选时,无意间发现当时 19 岁的许悔之。受许悔之文风感动,鲜少主动结识别人的他主动联繫许悔之,「现在看来,我当时真的算是慧眼识英雄。」

「他是个水火同源的诗人。」吴晟说,许悔之激昂热情,却又不安,这是文坛难能可见性格;这样矛盾的人格特质在许悔之的文学作品中不断碰撞,激荡出亮眼的作品。

形容许悔之如同火一般,吴晟回忆起反国光石化运动时,许悔之协助出版「溼地.石化.岛屿想像」,为反国光运动奠定论点基础,成为推动力,「很多人都是读这本书才真正认识反国光运动,连前总统马英九找我讨论国光石化时,都是带着这本书。」

吴晟也认为,许悔之的不安是来自于敏锐、细緻的心思,加上心向佛法,因此在阅读许悔之的诗时,心中的尘埃都能被洗涤,「这些因素让他成为一个温柔、绵密如水的作家。」

「诗人‧书人‧抄经人:许悔之诗文创作暨手墨展」今天起至 6 月 30 日在纪州庵古蹟展出纪州庵驻馆作家许悔之的作品,除了展览外,另有讲座及课程。

推荐阅读